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热辣滚烫》:一场自我重塑的修行

时间:02-21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35

《热辣滚烫》:一场自我重塑的修行

「戏内外的“她们”构成互文的镜像表达,传递出“爱自己”的力量。」在今年春节,不少观众冲着“贾玲减重100斤”走进电影院,观看贾玲导演的新作《热辣滚烫》。在全网极高的讨论度中,《热辣滚烫》突出重围拿下春节档电影档期冠军,目前票房突破29亿,豆瓣评分为7.9。该片翻拍自日本电影《百元之恋》,进行了“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”的本土化改编,讲述了大龄宅女杜乐莹接连遭受亲情、友情和爱情的创伤,最后通过练拳击重塑自我的故事。上映十余天来,网友对这部影片褒贬不一。在春节期间,#贾玲为角色增重40斤再减重100斤#、#贾玲大波浪晚礼服#等有关贾玲减重的话题不断霸榜热搜。这一现象引发网友争议,有网友为对她的毅力和坚持表示赞叹,也有网友对将减肥当做电影的噱头表示反感。近期部分有关贾玲的微博热搜词条然而,在“贾玲瘦了”之外,或许我们应该回归电影本身,感受这部英文名为“YOLO”(you only live once,你只活一次)的电影的内核所在。主体性建构:“赢一次”的自我修行1《热辣滚烫》的女主杜乐莹是32岁体重200多斤的宅女,她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,在家里浑浑噩噩度日。影片一开始的乐莹是“空心”的。她怯懦自卑,说话唯唯诺诺;她心地善良,是典型的讨好性人格,这也使得她的自我认同完全构筑在他人身上。她用逃避一切来麻痹自己,懦弱是她的社交面具,更是她的保护壳。在这部影片中,女主的人物弧光便是实现了从无所事事的大龄宅女向“想要赢一次”的拳击手的蜕变。若说原作《百元之恋》的斋藤一子练拳击是对病态社会的激烈反抗,那么《热辣滚烫》的乐莹的拳击之路则更像是进行自我重塑的一场内爆,是一个人的波涛汹涌。主角杜乐莹蜕变前后那么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场内爆?在影片后段,伴随着“送你一朵小红花”的歌声,乐莹在拳击台上应声倒地。随后的一连串走马灯式闪回片段,实际上对这一问题给出了答案。对于出轨男友的闺蜜,为了闺蜜不让人说闲话,她仍去他们的婚礼当了伴娘;和对她冷嘲热讽的妹妹乐丹大吵一架后,为了妹妹的孩子能顺利上学,她仍在离家前签了房子过户同意书;对于自己不愿意去上的电视节目,为了帮助表妹豆豆实习转正,她还是站在了镜头前被众人嘲讽审判……她选择将拥有的两个苹果都给朋友,他们却以为她不爱吃苹果。可以说,正是乐莹对他人的习惯性讨好与不断妥协,导致了她在亲情友情爱情上的不断受挫。在她的人际交往中,她习惯性地将自己放在低位,过度地迎合他人的喜好而忽略了自己的感受,这使得她成为无自我的空心人,也无疑放纵了他人对自己的得寸进尺的压榨。《热辣滚烫》剧照亲人的利用和在镜头前赤裸的羞辱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外界的接连的负反馈打碎了她名为“懦弱”的保护壳。这时她才意识到,一味的妥协和牺牲换不来他人的肯定,更换不来她想要的爱。在影片中段有一段乐莹受挫后回家的长镜头。雨夜里,楼梯间的灯就如同她不断向他人寄托的希望,一次又一次亮起又熄灭,最终促使她选择坠入黑暗。以往总是隐忍不发的她,在这时终于大声哭喊出“好疼啊”,在彻底地打碎自己之后重新生长血肉。于是,以前默默地为男主守护的拳击梦,成为了她重新成长出的脊骨。她渴望拳击台上比赛最后对手的拥抱,那是对她的尊重与肯定。她开始重视起自己的感受,她想要“赢一次”,为自己“赢一次”。可以说,乐莹在拳击台上寻求“赢一次”的过程,实际上是她不断建构起自我的主体性的过程。在拳击台上,她再也无法逃避,更无法妥协,而是需要勇敢地斗争,直面对手的每一次攻击。《热辣滚烫》剧照在这里,原本具有强对抗性的拳击成为了乐莹自我重塑的工具,她想战胜的不是拳击台上的对手,而是曾经那个漠视自我的自己。在影片的最后,乐莹并没有创造爽文般的逆袭神话,而是在一次又一次地被击倒后,站起来说“我能打完”。在这场拳击赛中,她赢得是自我主体性的掌控权。赛后,输掉了比赛的乐莹发朋友圈配图说自己“赢了一次”。实际上,象征着乐莹真正“赢”的标志,不是她坚持打完的这次拳击赛,更不是减重的一百斤,而是说出的那句“我其实不喜欢吃牛蛙”和“看心情吧”。女本位叙事:戏内外的镜像表达2《热辣滚烫》书写的是女性成长故事,是导演贾玲根据自己的生命体验进行的自我表达。影片针对原作进行的许多改编都体现了女性创作者的巧思。在原作《百元之恋》中,男同事的性侵和男主的劈腿离开是促成女主走向拳击的之路的动机。而在《热辣滚烫》中,促使乐莹转变的契机则是男友昊坤向现实妥协放弃了梦想,选择了拿钱打假赛,以及在表妹豆豆的节目上,自己被众人审判和误解。这一改编不再将身体侵犯和爱情失意视作是女性受到的最大伤害,原有叙事逻辑中的性缘色彩被大幅度弱化。《百元之恋》海报此外,在《热辣滚烫》中,恋爱也不再是女性成长的主线故事。原作《百元之恋》男女主的相恋是精神同频的吸引,两人的恋爱也贯穿影片始终。在结尾的拳击赛中,女主在男主的鼓励下站了起来,并在比赛结束后与男主复合。在《热辣滚烫》里,乐莹爱上昊坤更像是爱上了他的梦想。生活没有重心的她羡慕昊坤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的模样,然而习惯性将自我认同构筑在他人身上的她,也将实现理想寄托在别人身上。《热辣滚烫》的男女主于是,她预支工资拿出五千块换取昊坤参加拳击赛的名额,默默地做他的理想的守护者。也正是因此,男主向现实妥协打假赛才对她造成了巨大精神冲击。在结尾,乐莹最终是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战到拳击赛的最后一刻,并且在赛后果断拒绝了男主的邀请,潇洒离去。可以说,《热辣滚烫》中的这些改编不再将女性视作性缘动物,而将女主的成长力量向内归因为自我认知打破与重塑。除乐莹以外,影片中的其他女性也不是传统荧幕中的“圣女”或“妖女”的形象。妹妹乐丹因为情欲而出轨,坦然说“那是因为我有魅力”;表妹可以有事业野心,为了节目甚至不惜利用亲人乐莹;尽管是男友的出轨对象闺蜜莉莉,也不是性感妖娆的形象……这些相对于乐莹而言的“恶女”,不再是和女主争夺男主之爱的“恶毒女配”。影片中的女性被允许展现自己的欲望,被允许不完美,从而呈现出了不刻板的女性形象。《热辣滚烫》中的其他女性角色在这部影片外,导演兼女主扮演者贾玲也呈现出温柔而强大的女性力量。贾玲为了这部电影拍摄一年减重一百斤这一事件颇受争议,有网友指责她过度营销,称这部电影为贾玲的“减肥纪录片”。然而实际上,电影中几乎没有刻意强调过减重,只是用了一段蒙太奇剪辑展现乐莹练拳蜕变的春夏秋冬。或许在电影制作层面,无论是镜头画面还是剧情设置,这部电影都算不上是上上乘。但片中乐莹的蜕变与片外贾玲的减重形成了互文的镜像表达,使得女性成长的力量从虚构的影片向现实延展开来。乐莹练的拳击需要在赛场上抗住对手的一次次击打,可以说是献祭自己身体的战斗。影片外的贾玲何尝不也是为这部电影献祭自己的身体,用减重的一百斤表达对观众的诚意。可以说,《热辣滚烫》击中了当下人们在面对现实困境时“摆烂又不想完全摆烂”的心理,片内的乐莹与片外的贾玲却都以身体献祭的方式,向观众传递“你只活一次,一切都来得及”。《热辣滚烫》热辣蜕变曲MV《一切都来得及》希望这股名为“爱自己”的力量,足以浇灌废墟之上的土壤,生长出只为自己盛开的花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