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燥了一整个夏天,还不想停

时间:10-2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3

燥了一整个夏天,还不想停

本文系新闻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【吐槽电影院】原创内容,未经账号授权,禁止随意转载不懂就问——从歌里“听”见一片萤火虫,是什么症状?从词里“闻”到雨后的泥土清香,又是什么精神状态?还得是瓦依那!《大梦》的余音还未消散,《乐夏》总决赛的这首《Rongh rib》再次惊艳全场。他们如神笔马良,用歌声为所有异乡人描绘出一个萤火闪烁、知了作响的故乡,耳之所闻都是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。从台下观众到弹幕评论“哭倒”了一片……瓦依那的广西老乡,在歌中看到自己闯荡的半生。孩子的歌声则无差别打动所有大人的心,让人怀念起一去不返的童年。我哭死……搞得这么治愈动人,请问这真的是在PK吗?!这周五,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三季正式收官。与其说最后一期是角逐HOT5的比赛,不如说这是真挚感人、永不散场的“24小时摇滚聚会”。众“仙”列阵,开燥!背上吉他,摩拳擦掌。摇滚聚会上的所有乐队都放出了大招,神仙打架,直抒胸臆——暖场表演,新裤子率先带领大家蹦了起来。《荒废的一天》《悲伤朋克》,彭磊用最emo的歌名唱出最纯粹的少年心气。大舌头嚷出高八度的嘶吼,立刻让人浑身发毛,震颤着蹦迪。来不及歇息片刻,回春丹终于舍得拿出这首合唱金曲《艾蜜莉》。“艾蜜莉~艾~艾蜜莉”的前奏一出,我的脑子里立刻被植入了洗脑因子。台下的乐迷嗨到没劲了,台上的人还能尬舞battle——刘西蒙来了段机械舞,迈克尔·仁科逊在线出道,彭磊化身“地板王子”……他们随时可能摔个大屁股蹲,但此刻的自由快乐却无可替代。舞步别停下!琵琶嘈嘈,刀枪齐鸣;唢呐一响,黄金万两……二手玫瑰用一曲《仙儿》把全场气氛推向最高潮。扑棱蛾子梁龙羽化成仙,带着大家一起狂热“飞升”,视觉效果与民族器乐共同叠buff,打通了大俗大雅的壁垒,让所有人蹦到忘乎所以。一曲终了,该中场休息了?没有的事!柏林护士说了,这次表演《Psychotic Whispery》,精神状态主打一个“不正常,极致疯癫”。失真吉他粗粝地拽泄而出,破坏性极强的噪音墙与变幻诡谲的歌声对飙交织,将我卷入这场危险迷人的盛大派对。两个字,过瘾!再来两字,安可!大张伟、Funky、杜凯、咖喱3000,合奏一首《所有的美好都让我想起你》为这场盛会画下完美句号。歌词里写着“好吃、好睡、好梦”,快活得天真,稚拙得珍贵。恍惚觉得,台上40岁的大张伟仍然像14岁时那么年轻真挚,简简单单就将人唱至热泪盈眶。一首首歌让我蹦到泪眼朦胧,也让我彻底明白《乐夏》一直在说的摇滚精神是什么——摇滚是一种人歌合一的音乐,摇滚精神则是“人”本身。最后时刻,乐队已不在乎输赢,拿出最能代表自我的经典曲目,以纯粹真挚的改编,唤醒所有人的初心。声音玩具的欧珈源找来了退队十年的初代鼓手,黄锦。两人曾因音乐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,经历多年分别,再见时,惦记的都是最初的那些美好。他们演绎的《抚琴小夜曲》并不是大声压的洗脑嗨歌,我却觉得这现场炸裂至极。你们滚人说话也太浪漫了!因为听到现在,院长心中可以称为“炸”的现场,拼的不是华丽技术与嗓音技能,而是乐手们投入的真心,能否与音乐合为一体——黄锦除了带来“双鼓抚琴”的炫技现场,更抚平了《抚琴小夜曲》中缱绻的怀恋,让复古优雅的旋律有了寄托;冯海宁直接化身摇滚女王,摔伤了那就“滚”着把歌唱完,生命力从她的嘴边流淌到台下;瓦依那以锄头为打击乐,以树叶为吹奏,来不及考究音准,土地的温暖已将我层层包裹;安达组合走出草原,将野性之美带给更多的人,呼麦声里有万马奔腾,马头琴中尽是“大家都是安达”的潇洒肆意……他们的音乐或诗意或质朴或狂放,摇滚精神却高度统一——过自己的生活,说自己的语言,传递那些羞于表达的感情。一如梁龙所说:“摇滚乐,大家可以随便玩,希望只要活着,我们就必须摇滚!”听音乐,也听故事不只用音乐传情,《乐夏》还绝对是最会讲故事的音综。很多观众甚至是先喜欢上这群“滚人”的故事,再听懂他们的音乐。难忘第一季“相爱相杀”的刺猬,一对相恋七年、分开七年的旧情人,仍然会被对方身上的才华吸引。他们的音乐自带纵情燃烧的力量,总能让我从麻木中清醒。一曲随性洒脱的《道山靓仔》听懵众人,也让五条人圈粉无数。文青的诗意和市井气的不羁,在他们身上奇迹般地水乳交融。而在这背后,是他们“塑料袋里有自我”的包容和自洽。这种真正的松弛感,也通过舞台传染了我。第三季同样有数不清戳中我心的瞬间。好多次一打开节目就如同畅饮甘霖,多日积累的疲惫被一扫而空,情绪添上了拨云见日的亮色。有时,一个深情的拥抱,足以打通所有社交壁垒。i人本i寒朝,话少表情寡,看到自己的偶像彭磊时,却主动提出想和他拥抱一下。看到他紧紧拥住彭磊,像个小动物般在他的肩头蹭来蹭去……突如其来的“真情牌”,差点令本院猛女落泪。这季《乐夏》有太多“重聚”的时刻,重建关系靠的不是言语寒暄,而是依然如故的真心。年轻气盛的辛爽与边远,闹别扭之后十几年没和对方说话,但一份炸鸡却让两人又坐到了一起。再聊起来,两人都不知道当初为何吵到分开,又是如何不知不觉和好如初。很难形容龙宽与田鹏的关系——两人二十年前一块做音乐的时候没话讲,再见面时还是没话讲。但舞台上的漫长对视,早已胜过千言万语。也许,合唱正是他们的对话、交心。最令人难忘的当然是瓦依那,他们用不加矫饰的声音,带我们回归故土、寻得心安。《大梦》有多动人呢?像是一首写给所有普通人的人生叙事诗。小时候因弄脏新衣而大哭,长大后因不知何去何从而茫然。一句句“怎么办”的追问指向无解,因为我们总是懵懵懂懂地被生活推着向前走,甚至来不及认清自己。大梦一场,再回首,却发现那些跨不过的坎,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跨过了。原来,人生没有标准答案,追寻的过程就是答案本身。人的经历各不相同,情感却是共通的。《大梦》就像一颗童年时射出的子弹,一路呼啸,裹挟着这些年的风霜雪雨,狠狠击中当下的你的心扉。任素汐听懂了十八创作的初衷,她也为了这首歌走上《乐夏》的舞台。最后一期节目里,张亚东还后知后觉地向十八道歉,说终于听懂了瓦依那的表达。他们歌唱着自己的居身之所,或许粗糙,或许“土气”,但这是他们在茫茫人海中得以辨认自我的根基。听到这迟来的“告白”,十八的回应也酷到我心上:“我很喜欢一些坦率的冒犯,好过装出来的夸奖。”你瞧,不论外界舆论如何变化,瓦依那永远真诚得让人喜欢。他们在插秧和收割的间隙来到舞台,还会招呼PD一起下地耕种。随手拿来一个农具就能敲出好听的声响,和小朋友们一块剥玉米,在夏夜晚风中合唱《Rongh rib》。坚持种自己的地,唱自己的歌,从生活方式到音乐风格都松弛得让人会心一笑,也让我看到除“卷”之外的生活方式。每周五晚打开《乐夏》,不只是在期待燃爽的蹦迪现场,更迫切想看到乐队的故事,从那个人的音乐中获取珍贵的情绪价值——失落的时候,我总会点开麻园诗人《彩虹的微笑》。苦果露出苦乐参半的笑容,小男孩肆意地翻跟头,怅然与欢乐同时迸发,真·笑一笑没什么大不了。辗转反侧时,我习惯循环超级市场的《绿光》。深邃迷幻的音乐氛围,创造出一片超脱世俗的空间,让我抛弃白日的杂念,进入神奇的电子梦境。独行的时候,回春丹的《鲜花》是最好的背景乐。刘西蒙唱到嘶吼流泪,仍在用摇摇欲坠的声音让我们“别害怕”,深情如鲜花般簇拥,让我感觉不那么形单影只。故事的力量越扎越深,音乐的听感也愈加丰富。多好,节目大幕落下,但歌曲仍在播放。夏天,永不完结!作为资深老粉,院长心中的夏天已与《乐夏》高度绑定。三季走来,除了爱上台上的乐队,我的音乐认知也被完全打开,习惯了在livehouse里邂逅新音乐,用一场音乐节给自己放个假。而这,也变成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。还记得彭磊在第一季说:“这么多年过来,大家还是很平凡,但大家都老了。”那时的乐队市场是小众而资源匮乏的,太多的新乐队轻易地早夭,老牌乐队如刺猬也需要化身打工狂魔以维持梦想。《乐夏》在此时横空出世。一开始,乐队们并没对出圈抱有太多期望。他们不安着,这档节目会是被埋没的普通音综还是纯纯自嗨的圈内聚会?欣喜的是,《乐夏》保留了珍贵的摇滚精神,让我们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一群不羁又有趣的“滚人”——马东被痛仰狂怼的名场面仍历历在目,盘尼西林看谁都不顺眼的拽样让人又爱又恨。拜托,这就是乐队,他们很不好伺候的!节目全程都在鼓励这群音乐人们做自己,从而在音乐性与综艺性中取得完美平衡。用瓦依那的话说就是:“《乐夏》是块好地,能让我们按照自己的方式生长。”“滚人”破圈后,《乐夏》第二季拿出了大胆多样的音乐风格,从日系电子核到噪音、后朋克,包罗万象。重塑雕像的权利大胆放话,自己是来提高节目整体level,进行一些审美科普的。这话说得没错,第二季看完,我的歌单直接扩充了一倍……再到如今的第三季,我们面对的独立音乐市场已悄然改变。节目外,乐队从音乐节开到演唱会,摇滚乐走了起来,被大众看见。节目里,音乐人们变得更加自洽,丢掉了包袱,尽情表达。东北天团AKA二手玫瑰婉拒节目组两季后,终于参赛。他们竟一点儿不端着,是本季最愿意创作突破的乐队。一曲《耍猴儿》癫狂而荒诞,将艺术气质淋漓呈现,大俗大雅尽在其中。“伪装e人”的大张伟也终于在台上做回朋克少年,对音乐真情告白,从玩笑的伪装里伸出柔软、易碎的触角。Nova Heart的冯海宁的这段获奖感言+招生宣言让我感动许久:“我们需要大的平台表达自我,这个世界也需要你的发言,希望更多乐队大胆地过来。”节目里,大家曾为了“大众流行和小众逼格,哪个更牛?”这个问题吵得不可开交。第三季以轻松坦然的姿态给出了答案——大众或是小众,没有好坏之分,最重要的是表达音乐,去寻找那些属于你的听众。自始至终,《乐夏》在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——将乐队文化与小众音乐推向台前,告诉大众,原来华语乐坛里还有这么活力、执着、纯粹爱着音乐的一群人。感谢他们十年如一日地热爱音乐,耐住性子,等到音乐回馈给他们一个耀眼而美好的舞台。虽然《乐夏》直接导致我心仪的乐队live门票越来越难抢……But!院长还是有格局的,真心希望更多乐队走上台前,也期盼《乐夏》长长久久地办下去(秋天我也能等!)。如今,夏天暂时告别。但每当音乐响起,属于夏天的一切都在沸腾。本文系新闻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【吐槽电影院】原创内容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